Far east

名字:顾东弥,随便你怎么喊

日常修仙,目前陪绑画产凹凸雷安粮,但本质上我比较吹嘉和卡,正太多可爱是吧。

在lof上吃的粮有
凹凸世界(杂食):雷安,雷嘉,雷卡雷,金瑞金,嘉金,瑞嘉瑞,丹秋
火影(洁癖):柱斑扉泉鸣佐带卡止鼬
阴阳师:酒茨狗崽,博晴,双晴
文野:双黑太中

喜欢强受,所以我的受气场可能都超级攻,比攻更攻那种。而且打斗可能把攻方全程摁在地板上摩擦,你们习惯就好。

J3网三五台山和绑画开了个正太的雷狮x安迷修,不知道有没有人来一起,凑个凹凸矮子搞事da队(。)

企鹅1402223610,话废,活在空间死于小窗,加我应该没什么意义,Umm.

【雷安】高考体检

*来自一个高三狗的亲身经历
*雷安,高三设定
*结尾一辆虚假的儿童自行车
*地点不能修改我有什么办法...
顺手艾特搭档 @迷失在霜风峡谷的老豹

今天是高考体检的日子,凹凸中学的莘莘学子早早的就来到了体检医院,排起了长队。

“白痴骑士,白痴骑士。”排在4队队尾的雷狮弯起胳膊,用胳膊肘捅了捅身后的5队队首安迷修。

“你干嘛啊!”安迷修一把拍掉对方捅的自己肋骨疼的胳膊,没好气的说道,“担心自己肮脏的灵魂无法过检吗?”

“嘁,那你肯定会因为产品质量不过关被退货。”雷狮几乎是下意识的怼了一句回去,接着猛地反应过来自己并不是准备吵架来的,“不是啊,你看这一会是要干嘛啊?”

“我怎么知道?”安迷修探出脑袋看了看前面那一队进去后直接关上的大门,无语的摇了摇头,“不过你应该马上就知道了。”这麽说着,安迷修抬了抬下巴,示意雷狮看前面。

只见前面的门已经打开,里面的第三小队排着队走了出来。雷狮歪着头瞅了瞅走在第一个的银爵,遗憾的发现自己并不能从对方那张巧克力色的脸上看出什么多余的感情。

第四小队缓缓前进,当雷狮走进屋子后,站在门口的护士哐的一声摔上了门,震得站在五队队首的安迷修浑身一个机灵,他抖了抖身子,好奇的透过门上的玻璃窗向里张望着。

“往里走往里走。”坐在桌子前的医师指挥着。

于是整个四小队就被赶鸭子一般撵到了屋子的最里面。

“靠墙站好站一列。”

“别笑别笑严肃点。”

“来,现在捂住你们的左耳。”

“跟着一起念。”

{G西,S海,B京,N昌……}

“换右耳。”

{W西,H南,S川,X疆……}

雷狮冷着一张脸,面无表情的念着——只怪他视力太好,一眼就看到了玻璃前正一副忍笑忍得艰难的安迷修。

离开屋子擦肩而过的时候,安迷修一副强忍着笑意的样子抖着声音问道:“噗,提前体验一把蹲号子的感觉怎么样啊恶党?”

“你也马上就进去了,自己体验吧。”一边说着,雷狮一遍冲着安迷修比了个中指

……

折腾了半天,总算是做完了基础检查,雷狮和安迷修交了体检表,拿出自己的化验单准备去抽血化验肝功能。

“白痴骑士,我觉得你这个检查要跪啊。”

“哈?明明你才要跪好吗恶党,每天都在爆肝的可是你。”

“难道天天修仙的不是你吗?”

两个人一边互相怼着,一边走到了抽血的门口。两人交出自己的化验单,然后各领了一个小瓶子。

“……这麽多?”安迷修把瓶举到自己的面前比划了一下,犹豫的开口。

“怎么可能?”雷狮嗤笑一声,慢悠悠的开口,“就算真抽这麽多又怎么样?难道你怕了吗?骑-士-?”

“嘁,恶党,我劝你还是不要瞎立Flag的好。”安迷修嫌弃的看了看人,找了个空位坐下就开始撸袖子。

雷狮见对方不接话茬,无聊的撇了撇嘴,在安迷修旁边的空位上坐下,也撸起了袖子。

“喂白痴骑士,你干嘛扭过脸去啊?”趁着护士正在消毒,雷狮转过头对着安迷修说道,“难道,你晕针?还是晕血?”

“闭嘴吧恶党。”安迷修只感到胳膊一痛,脸色不太好的扭回头看了看那个接收着自己血液的小瓶子,又看了看雷狮的,开口道,“你还是担心下你自己吧。”

什么?雷狮闻言猛地扭过头,只见自己的瓶里已经装满了大半血液——安迷修的只占了1/4左右。护士正拔出针尖给雷狮止血,看到他看了过来就开口道:“小伙子血流的挺快啊。来,自己压住伤口,五分钟。”

安迷修:早告诉你不要瞎立Flag了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当晚。

唇齿交缠,气息交汇。

来不及咽下的唾液顺着嘴角留下,分开的双唇间还连着几道淫靡的丝线。

雷狮喘了口气,一把把坐着的安迷修推到在沙发上,一边慢悠悠的解裤子一边调笑着开口:“我给你看个宝贝。”

“别,我晕针。”

“……”

“安迷修!!!死吧!!!!!”

当晚凹凸小区物业部门收到了一条关于噪音扰民的投诉。

【END】

评论 ( 13 )
热度 ( 153 )

© Far eas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