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r east

名字:顾东弥,随便你怎么喊

日常修仙,目前陪绑画产凹凸雷安粮,但本质上我比较吹嘉和卡,正太多可爱是吧。

在lof上吃的粮有
凹凸世界(杂食):雷安,雷嘉,雷卡雷,金瑞金,嘉金,瑞嘉瑞,丹秋
火影(洁癖):柱斑扉泉鸣佐带卡止鼬
阴阳师:酒茨狗崽,博晴,双晴
文野:双黑太中

喜欢强受,所以我的受气场可能都超级攻,比攻更攻那种。而且打斗可能把攻方全程摁在地板上摩擦,你们习惯就好。

J3网三五台山和绑画开了个正太的雷狮x安迷修,不知道有没有人来一起,凑个凹凸矮子搞事da队(。)

企鹅1402223610,话废,活在空间死于小窗,加我应该没什么意义,Umm.

【雷安】狂之雷,破晓之旭·壹

*自设十二国PA

*人物属于7doc,OOC归我

*长篇,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写完

*峰王雷狮x峰麒安迷修,因为麒麟本身没有名字,所以安哥在雷狮登基前都只有峰麒这一个称呼。

*文中标*的名词会在文后附上解释

*关于十二国的详细设定,感兴趣的可以戳这里

 @夜行豹💤 顺手艾特绑画,人设图找他要

【第一日】麒麟

时至夏至,这一日正是安阖日*,令坤门*开,升山*再一次开始。

这是峰麒升山的第12个年头了。在漫长的时间下,芳国的人民对于王的出现已经不抱有什么期望——毕竟前任麒麟是被人民杀死而非正常死亡的,天帝责罚也是正常。
就连那出了一个错王的巧国都在去年获得了一位王——虽然那位王的年龄实在令人忧心,不过总归是安定了下来。

“半夏,还没好吗?”暗金色短发的麒麟对着镜子抚平了衣角的褶皱,微微侧过头看向忙碌的女仙*:“我觉得这次升山大概也不会有什么收获,说好了如果这次不成就让我出去找王的,你可别忘了。”

“好了我知道了。”名为半夏的女仙无奈地叹了口气,秀美的脸庞上只有对麒麟的担忧,“这次升山结束就拜托将军他们送您出去吧,峰麒自己也要小心啊。”

“我知道的,放心吧。”峰麒闻言勾起一抹灿烂地笑,冲着半夏道,“我绝不会让美丽的女士为我忧心的。”

当年,烈王仲达因为不能忍受半点罪恶,把所有只是微小过失者都处以极行,以至于百姓苦不堪言。
惠州侯月溪戮王杀麟,导致天帝震怒,整整十数年里舍身木*上都没有结出芳国麒麟的卵果*。虽然有假朝*维持国家运作,然而失去王足足二十八年的国土还是日渐衰败。

峰麒脸上挂着轻松和善的笑容,心里却无比沉重。他的生国此时正遭受着磨难,而他却无能为力,甚至迟迟无法为他们奉上一位贤明的君王。

盛装之下,峰麒坐在垂帘之后,目视着一个个前来上香的人,这些人里,有官吏,有富豪,有工匠,有农民,形形色色的人来来往往着,他们都是芳国的人民,然而始终没有王的出现。

“中日之前请保重。”*

半夏曾经告诉过峰麒,只要他看到那个人,就一定会察觉到的,他的本能会告诉他,王是谁。然而这么多年里峰麒从未见过这样的存在,让他忍不住怀疑是不是自己哪里有问题。

上香已经结束,大殿里渐渐冷清了下来,唯有峰麒一动不动的坐在自己的位子上,沉思着什么。

“峰麒……”一只温热的手轻轻覆盖在了麒麟的手背上,将峰麒从自责中唤醒,他扭头看了看正担忧的看着自己的女怪*白娴,安抚的说道:“我没事的白娴。”

“我只是忍不住想,我的王,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呢?”

“峰麒希望是怎样的人呢?”正准备唤麒麟离开的半夏闻言,忍不住笑着开口。

“我希望他是一位宽容仁厚的君主,希望他拥有一颗大爱包容的心,希望他可以带给芳国繁盛与幸福。”

“真是不错的心愿呢。”听到峰麒的愿望,半夏犹豫了半晌,还是开口道,“那,如果王跟峰麒想象中的不同呢?”

哎?半夏的话令峰麒愣了一下,他从小都相信自己会找到一位书中那样贤明的君主,以至于从来没有思索过如果不同怎么办:“不知道啊……”

眼看峰麒似乎要陷入一个纠结的怪圈,半夏连忙开口:“既然这一批人里也没有王,那您便早一些走吧,这样也能用更多的时间寻找王的踪迹。”

“嗯?嗯,我知道了。”想法被打断,峰麒索性也不再去想,强压下心中忽然升起的些许的不安,峰麒点了点头,起身向外走去。

“蓬山公*。”左将军佩利冲着向自己这边走来的峰麒微微点了点头,然后非常活跃的凑到了峰麒身旁,自来熟的开口:“您这次下山找到的王会是怎么样的啊?能打吗?”
“呃……不知道呢。”峰麒摸了摸鼻子,也不知道应该怎么回答对方的问题。

佩利揉了揉自己长长的发丝,直到将那一头蓬松的发揉的乱糟糟的,才傻笑着开口:“没事,我相信蓬山公一定会为我们带来一个伟大的王。”

伟大的王吗?

"承君吉言。“峰麒微微点头,不再搭话,一行人就此上路。

这一路都是骑着飞行骑兽赶路,峰麒并没有什么太大的机会向下眺望,但即使不看,他也能从这一路上袭击的妖魔中感觉到芳国现在的处境。

粗枝大叶的佩利自然感受不到麒麟内心的纠结,到是一旁跟过来凑热闹的朔州侯帕洛斯不紧不慢道:“其实国内的状况比这个要好多了,毕竟月溪还是很尽责的。”

一边说着,又有两只袭击的妖魔被左将军砍了脑袋。

配合着妖魔地嘶鸣吼叫声,帕洛斯悠悠地说完了最后一句话:“至少国内不会一盏茶的功夫就来两只妖魔。”

峰麒不知该怎么接话,只能尴尬地笑了笑——大家都知道,妖魔是冲着他来的。他们这一行人只有不到十人,虽然都是左将军手下的精锐士兵,但一路上还是十分危险。
附近的妖魔垂涎于麒麟的力量,几乎是成群成群的偷袭他们。峰麒到是也有放出自己的使令帮忙,可惜效果不大,只能勉强保护自己。

“公,您没事吧?”使令之一的银尾小心的将麒麟挡在身后,开口道。
银尾是一只狼形妖魔,跟在峰麒身边也有不少日子了,算是元老。可惜他是偏敏攻类的使令,战斗力并不算特别强。

“没事。”周围的鲜血气息不停刺激着麒麟脆弱的神经,难以控制的天性令他连意识都有些微的模糊。此时的峰麒难得有些后悔自己没有多去折服*几个使令,

“蓬山公!!!”有人的惊叫声在耳边炸开,峰麒一扭头,便看到一只妖魔正张开血盆大口朝他咬来!
就在这时,一道影子骤然蹿出!那妖魔被猛烈的一击直接顶穿腹部!许是扎伤了动脉,鲜血瞬间喷涌而出。这挡下攻击的自然是峰麒的女怪白娴,峰麒虽站在后面,却还是被喷上了血迹。

麒麟乃是仁兽,天性善良极富同情心,也因仁慈所以对血十分忌讳,若是闻到或见到血便会感到不舒服或全身无力,情况严重时甚至可能会失去意识,因此麒麟们都尽可能的避免与血腥有任何接触。
所以本就手脚发软的峰麒在被血浇了一身后,几乎是没有任何意外的昏厥了过去。

然而,祸不单行。

就在左将军等人灭杀了剩余妖魔后,峰麒的身边骤然卷起一阵飓风让其他人无法靠近,狂风呼啸着吞下了昏迷中的麒麟,然后又一点一点的消失无踪。
“是蚀*。”帕洛斯捂住自己还在渗血的伤口,表情严肃了起来,“我们需要把这件事尽快上报。”
“峰麒被蚀带走了。”

而常世另一边的昆仑,华国,此时正暴雨倾盆。
一个男人打着手电,正在仓库里检查货物的情况:“见鬼,怎么突然就来龙卷风了!”
他不耐烦的哼哼了两声,脚步骤然一顿。
只见两排货架中间,一个少年正躺在那里,双眼禁闭浑身血迹,生死不知。

【名词解释·摘自百度百科】

安阖日:一年四季,春分、夏至、秋分、冬至之时,黄海入口的四令门依次打开的日子,分别是令乾门、令坤门、令巽门、令艮门。

升山:希望自己成为王的人登上蓬山,与麒麟相会,咨询天意。

女仙:在蓬山照顾麒麟的人,多是入了仙籍的女子。

舍身木 蓬山上麒麟出生之木。女怪在那里等待麒麟的卵果孵化。

卵果:里木上结的果实,孩子是黄色的果实。父母在里木上系带祈祷,十月十日成熟。不是父母无法摘下卵果。

假王:王失天命之后、到新王登基之前,这期间的临时的王。大都由冢宰出任,临时朝廷称为假朝。

中日之前请保重:是麒麟拒绝升山者的话,被说出这句话一般意味着自己并不是王。

女怪:麒麟的乳母。麒麟的卵果结实后的当天在舍身木下守候,等待麒麟的卵果孵化。被授予白姓,有很多野兽中混杂有女怪。

蓬山公 对蓬山之主麒麟的尊称。(在麒麟住在蓬山的期间)

折伏:麒麟收妖魔为手下。收为手下之后,妖魔就成为麒麟的使令。麒麟死后的尸体会被分食,因而增加使令们的妖力。

蚀:分为天然的蚀和由神仙或麒麟发动的蚀。在《十二国记》中的国家分称汉和倭两大文化圈,但国家之间有“虚海”相隔,普通人是无法穿越的。但是仍偶然机会可以连接空间,即“蚀”。蚀是单行道,普通人可以从蓬莱或昆仑到达常世,却无法从常世到蓬莱或昆仑;只有卵果才能通过蚀穿越虚海,从常世到蓬莱或昆仑流到人类女性的身体里成为带着壳的婴儿。 就算是上位的神或王穿越虚海到达常世形体也是极不稳定的。蚀会引起类似台风灾害,王穿越蚀引起的灾害尤其大。

-----------------

第一章主要是个过渡,也可以当序看,剧情从第二章开始发展。

具体人设会在1-2章后放出在

最后放一张安哥的使令。名字银尾,种族是锖翡,原著里延麒六太也有一只。

评论 ( 11 )
热度 ( 53 )

© Far eas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