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r east

名字:顾东弥,随便你怎么喊

日常修仙,目前陪绑画产凹凸雷安粮,但本质上我比较吹嘉和卡,正太多可爱是吧。

在lof上吃的粮有
凹凸世界(杂食):雷安,雷嘉,雷卡雷,金瑞金,嘉金,瑞嘉瑞,丹秋
火影(洁癖):柱斑扉泉鸣佐带卡止鼬
阴阳师:酒茨狗崽,博晴,双晴
文野:双黑太中

喜欢强受,所以我的受气场可能都超级攻,比攻更攻那种。而且打斗可能把攻方全程摁在地板上摩擦,你们习惯就好。

J3网三五台山和绑画开了个正太的雷狮x安迷修,不知道有没有人来一起,凑个凹凸矮子搞事da队(。)

企鹅1402223610,话废,活在空间死于小窗,加我应该没什么意义,Umm.

【雷安】随便讲个故事·衔尾蛇

*自设,老规矩人设归7doc,ooc归我
*小短打,已完
*第一人称路人视角,原创角色出没
*明明是雷安雷狮却基本没出现

@夜行豹💤

以上ok?那么请阅。

这是片老年小区,虽然建筑有些老旧但胜在环境清闲。
我住在这片街区已经20多年了,从小到大,几乎从未离开过此处。

作为一个文字工作者,我的工作基本上都是可以在家完成的。
不过我并不喜欢一个人在屋子里静悄悄地打字,所以我通常会抱着我的笔记本,在附近的咖啡屋之类的地方一坐一个下午。

这样的日子悠闲而惬意,舒服的让我不禁眯起了眼。

说起来今天就是截稿期了,然而我的文档上却还是一片空白,想想编辑那张晚娘脸,我突然觉得有点胃疼。

啊,瓶颈期这种事情能怪我吗?

我在心里偷偷说了两句编辑的坏话,然后继续视线涣散地盯着发亮的电子屏发呆。

”叮铃铃铃铃铃——”

店门口的风铃随着门的开合发出了一阵悦耳的轻吟。我抬起头看了看对面,不出意外又看到了那个男人。

他穿着一件整齐的白衬衣,一丝不苟的打着领带,右面的袖子却挽了上去,露出缠着绷带的小臂。下面一件黑色的长裤,却配了双红色的运动鞋。

真是个怪人。我忍不住吐槽了一句。

这个男人是这几周开始来这家店的,每天下午准时准点、雷打不动,跟比拼出勤率似的。
他一直坐在那张正对着对面大厦的桌子,点上一杯卡布基诺,然后一坐一下午。
说起来也奇怪,那张桌子居然每次来都是空的,刚好让他坐。

那个男人接了个电话,然后说了什么。他的脸上露出一个难言的表情,像是悲伤,又像是面对命运的无可奈何。

我看见他抓着手机的手逐渐攥紧,青筋在苍白的手背上爆起,指尖泛着青白。
然后他的手骤然无力垂下,手机被他扔在一旁,头低垂着。
我总觉得这一幕有些熟悉,却又说不上哪里熟悉。可能是这种伤心的人在这一块也不少见吧。

难得的,我有些于心不忍,于是我起身走了过去,像他搭话。
“那个,你好?”我犹豫了一下,坐到了他对面,开口道。

男人抬起头看向我,脸上没有我想象中的泪痕或者别的什么,只有一种疲倦和惊讶,像是无声的对我发问。
也对,谁会在这种地方跟一个陌生人搭讪,又不是酒吧。
我为自己的莽撞懊恼了片刻,但是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现在后悔已经来不及了。

“你是这段时间搬过来的住户吗?以前没看见过你啊。”尴尬的笑了笑,我随便扯了个话题想要让交谈继续下去。

男人笑了笑,像是察觉到了我的心情,礼貌的接着我的话说了下去:“算是吧,我祖母以前是这里的住户,只是她前两年搬去和我父母一起了。我正好来这面有事,就住了祖母的房子。”

啊,主动给我找了话题啊,真是个好人!我感动不已,在心里疯狂的给对面加好感度。
“祖母?”我顺着他的话往下说,“前两年搬走的老人家只有隔壁5单元的安奶奶,你是她孙子?”

“对。”男人点了点头。

接着气氛又陷入了沉默。

说老实话,我不大会跟人交流,你也可以称之为御宅族必备的社恐。这鬼使神差地搭话已经消耗了我所有的勇气,尴尬的氛围难免令我坐如针毡。

阳光撒在男人的脸上,薄荷色的眼睛在光下更加剔透,泛着琉璃的色泽。他的脸上是温和的笑容,但我看着却觉得心里涩涩的。

他似乎有什么难言之隐。
该说点什么?我应该直接问他为什么那么难过的吧?不不不,突然向陌生人这样询问实在太失礼了吧?
我轻轻舔了舔发干的唇瓣,嘴巴张开又合上,半晌也不知道说什么好。

“我刚刚分手了。”他突然开口,“那个电话就是我恋人打给我的。”

男人骤然开口吓了我一跳,但是他的话既解了围又勾起了我的好奇心,我定了定神,适当的插话。

“看起来你有个很长的故事。”

“并不。”他轻轻摇了摇头,眼睛里是我看不动的感情,“其实很简单。”
“普通的一见钟情,普通的三年之痒,普通的分手。”他喝了一口面前的咖啡,任由苦涩的味道在自己嘴里泛开,“没有什么大的不同。”

“你想听故事吗?”男人忽然转移了话题,“你看起来像是个小说家,我想你需要一些素材。”

“啊?啊,当然好。”我一下没反应过来,磕磕绊绊地应了下来。接着才后知后觉地想到,他可能想用这种方式向我,向一个陌生人倾诉。

“有个人,一生都生活在规则的条框里,从未又过出格的举动。”
“有个人,打小就是个叛逆份子,脑后反骨,从不遵守规则。”
“然后某一天,这两个人相遇了。”

“他们一定谁也看不惯谁。”我看他停顿了一下,适当的发表了一下自己的结论。

“你说的没错。”男人笑着点了点头,继续道,“他们就像是两个世界的人,浑身上下没有一丝相同点,而且谁也看不惯谁。”
“明明是绝对相斥的存在,结果却令人意外。”
“——他们,相爱了。”

“真是不可思议。”我感慨道,“这大概就是真爱?”

“真爱?”他喃喃了一句,接着摇头,“我想并不是。”
“因为当他们相爱后,关系反而疏远了。虽然看起来还是亲亲蜜蜜的恋人,但双方都知道这不过是假象罢了。”

“为什么?”我疑惑道。

“大概是因为,有的人并不适合生活在一起吧。”他说道,“但是这个故事只这样结尾就有些平淡了,是不是?”
“两人顺理成章的分手后,其中一人准备继续自己平淡的生活。”
“第二天,他从卧室的床上醒来,惊讶地发现自己回到了分手的一周前。”

“穿越?还是重生?”我笑了笑,认为他是为了掩饰这是自己的故事,才慌忙弥补上去的,“这个梗有点老套了啊。”

“都不是。”他冲我眨了眨眼,手指在我眼前轻轻晃了晃。我居然觉得对面这个二十好几的男人有点可爱,“他醒来后继续了那一周的生活,然后再一次分手,再一次——醒来。”

“他又回去了?”我忍不住问到。

“没错。”男人又点了点头,“然后一次,一次,又一次,不停地重复着那七天的生活。”

“他就没想过改变什么吗?”我皱了皱眉头,这样的主角并不合我心意。

“当然想过。”他一脸的无所谓,“然而一旦他试图改变什么,就会被各种飞来横祸干掉!”说着,他在脖子上比了个手势。

“那也太惨了吧。”我不知道说什么好,“感觉跟读档游戏似的,还只能读一个档。”
我摇了摇头,眼角正好瞥到店里的钟表上,只见时针已经不经不满的爬到了七上。

“其实是......”他似乎还想说什么,但是却被我打断了话。
“七点了?!?!?!”我瞬间直起身,也没有再聊下去的心思了,“不好意思啊我还有稿子没写完就先回去了你这个故事还挺好玩的我会写一下试试那我就走了再见!”

一口气说完了一长串,我来不及再听什么,只是朝着他猛地鞠了一躬表示歉意,然后就抱着自己的笔记本匆匆忙忙朝家的方向跑去。
一天只字未动,编辑会杀了我的!!!!

男人在自己的座位上僵了片刻,然后无奈的摇了摇头:“是衔尾蛇啊。”
他最后将杯子里的凉咖啡一饮而尽,然后像来时那样踏着不紧不慢的步子离开了。

我匆忙的冲回了家里,却还是没什么灵感,眼见已经快8点了,我灵光一动,按照那个男人给我讲的故事码了个大纲出来。

赶在12点之前码完了字发给编辑,我伸了个懒腰躺在床上,准备美美地睡上一觉。

啊,忘了问他叫什么名字了......
算了,下次见面再问吧......
希望他到时候已经没这么难过了......
对了,还要告诉他......我把他的故事写出来了......希望他......不要生气......
我闭上困倦的双眼,陷入了黑暗。

——————————————

今天是礼拜日,我惯例在小区里的咖啡屋码字。
啊啊,写不出来就是写不出来嘛,催有什么用!暗暗腹诽了两句,我听到了门口传来风铃声。

啊,又是那个怪人。我轻轻瞥了他一眼,见那人安稳的在老位置就坐,也不再投以过多的注意力,而是继续专注自己的文档。


突然,我觉得有道视线黏在我身上。顺着感觉看去,就见到那个男人正看着我。
他见自己被发现,似乎是有些尴尬的摸了摸鼻尖,冲我笑了笑。
俗话说,伸手不打笑脸人。身为一个有礼貌的新世纪好青年,我只好也冲他点了点头算是回应。

真是个怪人。这么想着,我扭过头继续盯着电脑屏幕发呆。
哎,究竟要写什么才好嘛?

【THE END】

评论 ( 5 )
热度 ( 30 )

© Far eas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