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r east

名字:顾东弥,随便你怎么喊

日常修仙,目前陪绑画产凹凸雷安粮,但本质上我比较吹嘉和卡,正太多可爱是吧。

在lof上吃的粮有
凹凸世界(杂食):雷安,雷嘉,雷卡雷,金瑞金,嘉金,瑞嘉瑞,丹秋
火影(洁癖):柱斑扉泉鸣佐带卡止鼬
阴阳师:酒茨狗崽,博晴,双晴
文野:双黑太中

喜欢强受,所以我的受气场可能都超级攻,比攻更攻那种。而且打斗可能把攻方全程摁在地板上摩擦,你们习惯就好。

J3网三五台山和绑画开了个正太的雷狮x安迷修,不知道有没有人来一起,凑个凹凸矮子搞事da队(。)

企鹅1402223610,话废,活在空间死于小窗,加我应该没什么意义,Umm.

【雷安】黎明终章·肆

*自设雷安,设定戳tag

*人物属于七创社,OOC归我

*短篇,十几章以内完结

*有原创人物出没,感谢群里提供人设的小伙伴

顺手艾特搭档 @夜行豹💤

【肆】

安迷修一行人在路上耽搁了一阵,又救下了不少幸存者。等他们的车子开到雷王基地时已经是两天后的夜里了。

今日负责守夜的小队长是千罪。红发的少女本高坐于灯塔之上无所事事的擦拭着自己的武器,接着就看到一辆破破烂烂的改装车从远处风驰电掣地行驶而至。

“站住,什么人!”她眯着眼打量了一番车上下来的人,喊道。

“圆桌骑士团。”安迷修下了车就感觉对方的聚光灯从自己眼前晃过,他开口,“如今是政府的特别小组,有事与贵基地商议。”

千罪上下打量了一番骑士团的众人,犹豫半晌后还是同意了:“可以。不过今晚你们要先在隔离室待够12小时,没问题吧?”一边说着,千罪一边给身旁的在途打了个手势,示意对方等会去通知卡米尔军师。

“没问题。”这麽说着,安迷修带着众人走向了基地外的小平房。

这些房子似乎是用板子临时拼凑起来的,看起来格外的简陋而不走心。

“难怪他们基地一直没什么人来……”金鱼看着那房,小声嘀咕了两句。

安迷修闻言无奈地笑了笑,好脾气道:“这话在这儿说说就行了,进去可别说出来。”

“知道啦~队·长。”红发的小治疗俏皮地吐了吐舌头,黑色的眼睛里亮晶晶的,带着一种少女的娇憨。

按照要求在隔离房待满了十二小时,天色已经逐渐亮了起来。

负责守门的人将安迷修一行放了进去。

安莉洁身为政府的直属特派员,已经先一步离开团队去和基地高层交涉,只剩下安迷修他们无所事事的在基地里瞎转悠。

“这边是住宅,那边是食堂……”夹着一本前不久刚抢救回来的小说,在途一副魂不守舍的样子介绍着基地,语气蔫蔫的,“那边也没什么……老大?”

闻言安迷修抬头顺着对方的视线看去,对面一行人风尘仆仆,一副刚刚大战结束的样子,为首的正是狩猎归来的雷狮。

“呀,可真是好久不见啊,安迷修?”雷狮挑了挑眉,一眼就注意到了站在那里的安迷修,对方身上那种让人厌恶的正义感可真是让人难以忘记啊,“来本大爷的地盘有何贵干啊,骑士大人。”

“恶党。”安迷修看了看人,回到,“你不是应该相当清楚吗?”

“嗨呀,你不说本大爷怎么知道呢?”雷狮扬了扬下巴,唇角勾起一抹恶意的笑容,紫色的眼眸微微眯起,带着一种懒洋洋的愉悦。
只见男人抬手轻轻捏了捏下巴,上下打量了安迷修一番,接着露出一个恍然大悟般的神情,“不会就是你负责来‘招安’我的吧?”

安迷修不再接话,只是表情沉了沉。

雷狮见对方又是那一张死人脸,心里莫名蹿起了一阵无名的火焰。当初装的不是挺像回事儿吗?这麽想着,海盗头子开口道:“本大爷劝你还是别费工夫了。你要是死了说不定我还能考虑考虑。”

安迷修沉默了片刻:“你能不能不要那么幼稚,这毕竟关乎整个种族的存亡……”

“嘁。”雷狮不屑的哼了一声,冷笑着打断了安迷修的话:“别跟我扯什么大道理安迷修,我雷狮从来就不是什么伟大的人。种族存亡?关我什么事?”

“要不这样。”雷狮唤出武器,往肩上一抗,微微扬起下巴看向对方,“你打赢我,我就勉强答应你一下。”

安迷修低着头,看不太清他脸上此时的表情。只见他骤地不知从哪抽出了冷热流,开口道:“那就如你所愿。”

双刀划过一个灵巧的弧度,狠狠地劈向对方。雷狮没想到对方的动作居然这麽快,只匆忙用锤柄挡了一下。

金属的武器相交,发出清脆的响声。

“怎么安迷修,你着急了吗?居然连招呼都不打一声就直接出手,这可不像你。”向后跳了一截拉开距离,雷狮口上嘲弄到。

“无需多言。”安迷修站直身体,右手的热流刀举起,指向对面笑着的男人。
语毕,安迷徐再一次冲着雷狮发动了攻击。

雷狮只觉得这个人比三年前难缠了不是一点半点,无论是力道速度还是技巧,进步的速度都快的惊人。

这麽想着,雷狮手上的动作也不慢,几下闪避后就暂时摸清了对方的路数——还是老样子啊,正直的骑士。
雷神之锤猛地挥下,雷网瞬间以雷狮为中心扩散了出去。安迷修瞳孔一缩,瞬间明白了对方的意图,扭头冲着身后的队员喊:“快闪开!”

“你还有空担心他们?”趁着安迷修扭头的瞬间,雷狮早已来到了对方身前,雷神之锤夹杂着雷电冲着对方胸口狠狠挥去。

这一击,避无可避!

安迷修只来得及将双刀交叉在胸前,却还是被狠狠的击飞出去!雷电顺着刀身蔓延到身体内部,虽然难免受了伤,却意外的没有造成太大的破坏。

用右臂挡在口前,轻轻咳出一口鲜血,安迷修感觉自己肋骨都要裂开了。

这恶党力气变大不少,他心想。

末世以后就少有血气流失,这次难得受伤,安迷修只感觉有什么东西顺着那一口血流了出去。

武器再次交接,雷狮明显察觉到了对方的变化。

受个伤怎么反而变强了?一时不查被热流划破了腰侧,雷狮皱了皱眉。

数次交手,雷狮只感觉安迷修速度越来越快,让他招架的有点困难起来——毕竟昨天才在蜘蛛穴大战一场,精力难免不济。
而且不知是不是错觉,雷狮总感觉有甜腻的味道从对方的身上隐隐约约的传来,让他的能力在身体里焦躁不安的流窜着。

“——停手。”眼见对方有再次攻上来的意图,雷狮匆忙压下体内的躁动,开口道,“本大爷今天懒得陪你打了,就姑且看看你们想干什么好了。”

“好。”安迷修似乎有点恍惚,楞了一下,然后收起了武器。话也少了起来。“具体明天再说吧。”

雷狮拍了拍身上的图,看着安迷修扭头带着自己的人走向休息区,心里难免升起淡淡的疑惑:这人突然怎么了。
不过没空细想,雷狮只交代了几句就匆忙回自己的房间了——他感觉自己的异能好像要升级了。

而匆忙离开的安迷修只感觉自己很不妙。

有什么东西,好像失控了。

tbc.

好几天没更主要是因为我接下来都是大幅的打斗场景,实在写不出来,卡到爆炸,对于等文的各位小天使真是不好意思啊.....
关于安哥的设定其实也算半明示了,到后面大概就能看出来了。
顺便说一句,雷狮闻见的甜腻腻不是信息素,这不是abo。
我大概就是喜欢受把攻摁着打这种场景Ummmmmm....

评论 ( 11 )
热度 ( 38 )

© Far eas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