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r east

名字:顾东弥,随便你怎么喊

日常修仙,目前陪绑画产凹凸雷安粮,但本质上我比较吹嘉和卡,正太多可爱是吧。

在lof上吃的粮有
凹凸世界(杂食):雷安,雷嘉,雷卡雷,金瑞金,嘉金,瑞嘉瑞,丹秋
火影(洁癖):柱斑扉泉鸣佐带卡止鼬
阴阳师:酒茨狗崽,博晴,双晴
文野:双黑太中

喜欢强受,所以我的受气场可能都超级攻,比攻更攻那种。而且打斗可能把攻方全程摁在地板上摩擦,你们习惯就好。

J3网三五台山和绑画开了个正太的雷狮x安迷修,不知道有没有人来一起,凑个凹凸矮子搞事da队(。)

企鹅1402223610,话废,活在空间死于小窗,加我应该没什么意义,Umm.

【雷安】黎明终章·贰

*自设雷安,设定戳tag

*人物属于七创社,OOC归我

*短篇,十几章以内完结

*有原创人物出没,感谢群里提供人设的小伙伴

顺手艾特搭档,我等你画人设等的要死了!  @夜行豹💤

【贰】

身为政界重要人物的孩子,雷狮一直觉得自己活的不够舒坦。

这样的想法促使他才16岁就跑出了家门渺无音讯,接着没两年,就有一个叫做“雷狮海盗团”的犯罪集团横空出世。
倒卖军火、人口交易、走私,除了贩毒以外这个团伙几乎是无恶不作,而有趣的是几年里愣是没有一个人抓到这个组织的踪迹。
直到安迷修不知用了什么手段把雷狮抓捕收监,人们才发现,做下这滔天大案的人也不过是个25岁的年轻人。

多可怕啊。

身为雷狮父亲的常委主席,几乎是大发雷霆。在媒体上表示自己家完全没有这样的孩子。
撇清了关系,雷狮被判了死缓,缓刑期有半年。

足够了。海盗漫不经心的想到,然后为自己精心策划了一出逃跑的剧本。

不过,从研究院的眼线那里传来的消息让海盗头子放弃了自己原本的计划,转而萌生了一个危险的想法——他不逃了。

得知雷狮想法的卡米尔沉默了片刻:大哥,这样太危险了……

那才有趣啊。拒绝了卡米尔的意见,雷狮淡然的坐上了电椅,透过观察室的玻璃窗可以看到弟弟担忧的神情。

四肢被紧紧束缚于椅上,黑纱覆盖于面颊之上——要开始了。
电流透过贴在身上的电极进入了身体,原本应该是什么样的感觉雷狮不知道,不过此时他只觉得身体里似乎有什么东西被电流所唤醒,饥渴贪婪的大张着嘴,渴望着更多。

观察室里的卡米尔无法从动弹不得的雷狮身上看到什么,焦急担忧却也无济于事。只能动了动手指,按照雷狮之前的命令,暗中对插入执行内部的钉子发出指令——加大电流。

更强大的电流顺着电线疯狂的涌入雷狮的身体里,却全部被吞噬。电表已经失控,可以看到指针疯狂的旋转摇摆着。只听“啪”的一声巨响——整个城市的电力系统在一瞬间陷入了瘫痪。

也恰是这一刻,末日降临。

——————————

雷狮在清晨准时睁开了双眼,窗外的天空一如既往灰蒙蒙的,泛着淡淡白光的天空照亮了白日的世界——可惜的是依旧看不到丝毫阳光。
他睁着眼回顾了一下之前的梦境,对于自己又梦到了以前的事情有些不满。

“早啊老大,你醒了吗——?”门外传来了清亮的男声,透着一种懒洋洋的感觉。

“别喊了,整个楼道都是你的声音,以为自己是喇叭吗?”另一个男声毫不客气地吐槽道。

洛斯夫闻言抱胸站好上下扫视一番身旁黑色短发的男人,语气恶劣地开口:“哈啊?能喊过喇叭的你也好不到哪去,扩音器。”

“嘁,我可是在你之后才开口的。”
……

两个人你一句我一句的吵了了起来,发展到最后空气里都是满溢的火药味,眼见下一秒就要打起来,面前的房门骤然打开。

“安静一点。”雷狮斜斜的站在门口,似笑非笑地说道。不知何时被紫色满溢的眼眸微微眯起,其间隐隐有雷光闪过。

“……是。”满意的看着自己的手下停止了无谓的争执,雷狮一抬手,雷电瞬间从空中各个角落流窜而出,无色的电流在掌心交织汇聚成了一柄白色的巨锤。

顺手将这把末日后开始熟悉的武器扛上肩膀,雷狮率先迈开步子,“走吧,卡米尔应该在等我们了。”

来到基地入口处,卡米尔果然早早就等在了那里。眼见雷狮到了,卡米尔冲着雷狮点点头,唤了一声大哥。

“怎么样?”雷狮问道。

“最近的清扫工作做起来还算顺利,这周遭的丧尸已经清理的差不多了。这次行动顺利的话,我们应该可以再往城市那边推进2-3个街区。根据地图显示,两条街外的安兴路上应该有一家大型超市,如果能够攻下,至少可以为我们提供两个月左右的资源。”说着,卡米尔顿了一下,轻轻拉了拉帽檐,“不过根据调查人员的回复,超市里应该是数只A级变异动物的巢穴,具体物种应该是狼蛛。”

“哦?”闻言,雷狮微微侧了侧头,唇角拉起了一抹危险的笑容,“这不是很好吗?应该会是一次有趣的狩猎啊。”

“卡米尔,车准备好了吗?”

卡米尔知道,自己这个大哥做下的决定从来不容置喙,于是只点了点头:“都准备好了,大哥你自己小心。”

“洛斯夫,墨无念,墨棋,邺桕,白城。”雷狮随手点了几个在场的名字,“你们收拾一下,等会儿带上人跟我出发。”

“老大老大!我们是要去推图了吗!!!”算是个半吊子治疗的白城闻言激动的喊了起来,红色的大眼睛睁的滚圆,收获了一堆留守人员记恨的眼神。

“错了,是狩猎。”雷狮笑了笑,脚一抬迈上了车子。浓郁的紫色内充斥着慢慢的欲望与愉悦,黑发的BOSS笑的张扬而肆意,“把这在本大爷地盘上作乱的的垃圾,变作战利品好了。”

一行数人开着车离开了基地,越是靠近城市环境越是荒凉。一路上只能看到零星几个丧尸,众人连车都懒得下,不是让邺桕直接开车碾过去就是由洛斯夫远远的扔几个火球烧个精光。

“不知道的还以为我们进了沙漠呢。”墨无念之前一直靠着车窗盯着外面发呆,以至于此时眼睛被一成不变的景色晃得又酸又涨。这麽说着,他就准备伸手揉揉眼,却被坐在旁边的白城眼疾手快的拦了下来。

“戴着手套呢你要揉瞎自己吗。”红眼睛的姑娘挡下了对方的手,接着不知从什么地方掏出了一瓶眼药水扔给了墨无念。

“到了。”没多久,邺桕把车稳稳的停住,身后的车队也纷纷熄火停靠在一旁。他扭头看向坐在副驾驶的雷狮,“这里就是我们上次清扫的终点了,老大。”

“恩。”雷狮点点头伸了个懒腰,筋骨舒展发出轻微的咔咔声。步履轻盈的跳下车子,扛起武器。雷狮率先向着未开发区域迈出了步子:“上吧!”

评论 ( 10 )
热度 ( 47 )

© Far eas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