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r east

名字:顾东弥,随便你怎么喊

日常修仙,目前陪绑画产凹凸雷安粮,但本质上我比较吹嘉和卡,正太多可爱是吧。

在lof上吃的粮有
凹凸世界(杂食):雷安,雷嘉,雷卡雷,金瑞金,嘉金,瑞嘉瑞,丹秋
火影(洁癖):柱斑扉泉鸣佐带卡止鼬
阴阳师:酒茨狗崽,博晴,双晴
文野:双黑太中

喜欢强受,所以我的受气场可能都超级攻,比攻更攻那种。而且打斗可能把攻方全程摁在地板上摩擦,你们习惯就好。

J3网三五台山和绑画开了个正太的雷狮x安迷修,不知道有没有人来一起,凑个凹凸矮子搞事da队(。)

企鹅1402223610,话废,活在空间死于小窗,加我应该没什么意义,Umm.

【雷安】黎明终章·壹

*自设雷安,设定戳tag

*人物属于七创社,OOC归我

*短篇,十几章以内完结

*有原创人物出没,感谢群里提供人设的小伙伴

顺手艾特搭档,我等你画人设等的要死了! @夜行豹💤 


【壹】


这是末日来临的第三个年头。


黄沙与零星的植被已然覆盖了这片曾经繁荣的都市,破败的建筑物内看似空无一物,却潜藏着巨大的危机。

暗色的巨蛛在角落里铺开蛛网,潜伏等待着猎物;皮肤溃烂的丧尸犬窝在阴暗的房间里静静等待着生者的闯入;看似美丽的花朵肆无忌惮的张开美丽的外衣,诱惑着无知的虫子自投罗网。而这其中最危险的,还要数那些藏在建筑物里,千千万万由人类异变而成的丧尸。


雷王基地就建立在这座城市的边缘,这座以监狱为基础而成立的基地已经是全国仅剩的五个基地之一了,可惜人口还是维持在一个不上不下的尴尬位置——毕竟这是一群亡命之徒的聚集地。


基地的所有者,正是末日开始前一年才落网的黑帮头子,雷狮海盗团的雷狮。

 

本该在末日当天执行死刑的雷狮不知为何活了下来,甚至再次占领了绝佳的位置——关押各种死刑犯重型犯的监狱建造的无比牢固,理论上甚至可以抵抗50万规模的丧尸潮。更不要说还有雷狮这个S级的能力者和他手下多达数十人的A级+B级团队。


……

“所以说我们为什么要去找那个人啊?”银灰色长发的男孩捧着下巴坐在火堆旁,无聊的撑着下巴用树枝拨弄着燃烧的火堆。火光映照在深棕色的双瞳里,带着若有若无的光彩:“我是说,他不是亡命之徒吗?”


“雷狮毕竟是S级的能力者。”棕发的队长正在查看手上的地图,闻言也不抬头,语气温和,“而且他手上有着除了圣空基地外最强的能力者队伍。”


说起这个被自己亲手送进监狱的老对手,安迷修只觉得内心有种说不出的复杂感。昔日的恶党居然因为世界的变动成了人类必不可少的英雄,也不知道是可悲还是可叹:“我们,或者说,人类需要他的力量。”


“哎呀糖梨儿你就别瞎操心了,咱们小队怎么说也是政府的人,要干的事情肯定都是有用的啊。”刚刚给被变异植物划伤的队友完成治疗,感觉自己整个人都要被掏空的金鱼走到火堆旁一屁股坐下。

红发的少女伸手扯了扯唐离的面颊,硬是惹得对方嗷的一声叫出来才罢手:“想那么多干嘛,你只要负责干好自己的工作就好了,别的自有人操心。是吧?安莉洁。”


蓝发的女孩正环抱着膝盖蹲坐在一旁,晦涩的光芒下看不清少女脸上的神色,只是在听到问话后稍微抬起了头,只露出一双薄荷绿的剔透眼眸,看着金鱼点了点头:“恩,我会负责和政府那面联系咨询的。”


“麻烦你了,安莉洁。”安迷修冲着自己昔日的同僚如今的政府特派员道了声谢。


“没事,这本来就是我的工作。”安莉洁站直身体,伸手拍了拍裙子上沾染的灰尘,动作轻柔神色淡然,“那么我先去睡了,诸位晚安。”


“晚安。”
“晚安啊特派员。”
“好梦小洁。”

……

骑士团的人纷纷向安莉洁道安后,也各自散开休息。只剩下今天守夜的安迷修和泉还围坐在火旁。


铂金发色的修女微微侧了侧头,看着格外沉寂的安迷修,心中有些不安与担心。不知为何随着时间的推移,安迷修整个人都越发的沉默了起来。

虽然表面上看不太出来,可敏锐的修女依旧察觉到了这件事。犹豫了片刻后,泉终于还是开了口:“安哥,你是不是心情不好?”

“啊,我没事。”被对方话语唤醒的安迷修神情恍惚了一瞬,接着礼貌的答道,“你也去睡吧,守夜我一个人就可以了。”

看着安迷修的神情,泉知道队长不想把这次谈话继续下去,神色犹疑了片刻,最终还是没有把心里的话说出口。千般言语万般思绪最终化作了一声无奈的叹息:“那我先去那边查探一下,后半夜再来替你。”

“你就算睡过去也没关系的。”安迷修笑着冲泉摆了摆手,语气调侃:“让女孩子独自守夜可不是我的风格,快去休息吧。”

“那么,晚安。”

“晚安。”

随着泉的离开,整个营地再一次沉寂了下来。寂静的林间只剩下风声划过树叶的轻微沙沙声,和柴火在炙烤下发出的爆裂声。

安迷修伸出双手,细细的观察着自己掌心的纹路,半晌无言的叹了一口气。

 

只见他将手掌微微展开,有什么东西一点一点的自掌心冒出——那是两把颜色非常美丽的长刀。刀体通身剔透,一把蔚蓝一把金黄,在火光下反射着淡淡的光晕,令人沉醉。

只看外表,大概没有人能够想得到,这两把刀是由他体内的鲜血所凝结而成的。

六年前,那场宛如地狱一般的流星雨袭击地球,处于袭击带正中心的安迷修本该毫无意外的死去,却在距离事发地数十公里以外的医院醒来,而这两把刀自那时起就出现在了他的身体里。

 

最开始只是做梦与不适,仿若有什么声音在脑海中低吟着:想要出现、想要诞生;身体内部也有很明显的饱涨感,有什么东西在蠢蠢欲动着想要破茧而出。

医院的仪器检查不出丝毫的问题,一切都仿佛只是他自己的错觉。出院后的安迷修休了一段不长不短的假期就又回归了往日的生活,硬要说有什么不同的话,大概就是身体比以前更好了,还得到一个新的搭档——安莉洁。

身为常年与各种恐怖分子拼命的特警,这个队伍里很少会加入女性,所以安莉洁的到来一度让安迷修的队伍喜悦无比——更别提安莉洁本身就拥有不错的能力。

虽然大家都对安莉洁的身份来历感到无比好奇,不过还是没有随随便便问出口。

这样的日子一直到末日爆发的当天。

正准备出发前往任务地点的安迷修前一秒还在感慨着,自己抓住的大罪犯雷狮马上就要被处死了,下一秒笑容就凝固在了脸上——只见自己身前还在说话的同僚突然痛苦的掐住脖子,跌倒在地,身体止不住的抽搐。

 

接着在短短十分钟内,又有几个人跌倒在地。只是一阵的功夫,那些跌倒在地的人的身体就渐渐地凉了下来,缓缓过渡到青白的皮肤上渐渐爬上了暗紫色的尸斑。
——他们坐了起来。

熟悉的面孔上失去了昔日的灵动,呆滞的面孔缓缓转了过来,然后在瞬间,变得狰狞而扭曲。

无法说服自己冲着曾经交托性命生死与共的伙伴开枪,安迷修只能狼狈的闪躲着来自丧尸疯狂的袭击。

然而车间里人并不算少,昔日的同僚即使死去却还是身手不减,如若不是那爬满尸斑的脸颊、黑色的指甲以及褪去颜色的虹膜,安迷修都要以为这只是同以前一样的玩闹切磋了。

勉强闪开对方袭向脖颈的嘴,却被锋利的指甲划破了手掌。安迷修苦中作乐的想着:要是我也变成这样估计就不用继续了。

可惜什么都没有发生。

下一秒,几只丧尸同时扑向了安迷修!

不知不觉间已经退到了角落里的安迷修根本无路可退,他只来得及用手臂抵挡一下。
“噌——”是牙齿摩过金属的声音。安迷修诧异的睁开眼,只看到自己的鲜血顺着掌心流出,以一种诡异的姿态凝结成了两把长刀。


“快上来!”不知何时已经将车开了出来的安莉洁冲着安迷修招了招手,神情里是少有的焦急与恐惧。


安迷修来不及思索,只能猛地一使力把面前的丧尸排开,接着飞快的奔向车子。眼见安迷修半只脚踏上了车内,安莉洁一踩油门,改装过的特警专用车划过一条潇洒的弧线,飞快的逃了出去。

 

而他们万万没想到的是,此时的街道上已经是一副人间惨剧。

转变为丧尸的人们追逐着那些或熟悉或不熟悉的人,撕咬吞噬。

血肉溅在黑色的柏油路上,只有一层淡淡的痕迹。怪物如同书中一样恐怖而残忍,被撕咬的人们却没有如故事中那样被转化,而是在痛苦与绝望中哀嚎着死去。

安迷修不知道自己应该怎样面对面前这幅地狱一般的场景。

“别看了,队长。”从惊恐中缓过来的安莉洁看了看身旁的安迷修,眼角在对方手上两把颜色不同的刀上微微停留了一秒,状若无事的说道:“你不如想想我们应该怎么离开。”

察觉到对方瞬间的犹疑,安迷修顿了顿,看着安莉洁技术娴熟的飙着车规避开各种障碍物,迟疑的开口:“我们,先去找找看有没有幸存者吧。”

两人一路上走走停停,救下了不少幸存者。

他们面对过为了一口吃食杀人夺命的疯子,也见过伟大的英雄用自己延续他人的生命。人生百态在这漫无尽头的长夜中体现的淋漓尽致。

 

半个月后,广播接通了,他们通过断断续续的新号终于得到了政府的消息——由军部司令为最高统帅的圣空基地及时保住了大部分的研究人员,早早的开始了对于丧尸病毒的研究。


目前已知,病毒并不会再次传染给没有任何能力的普通人,与之相反,能力者基本上只要被抓伤或咬伤,百分之百会被感染。

听完基地公布的讯息,安迷修只觉得心里一沉:很明显,他应该是能力者。可是……

安迷修收起自己的武器,下意识的摩挲着手心已经完全愈合的伤口,神情有些晦涩。

我这,究竟算是什么?

火光因为长时间没有增添柴火渐渐有些暗淡,月光被云层遮盖,浅浅的白色在天边泛起——黎明将至。


评论 ( 13 )
热度 ( 119 )

© Far east | Powered by LOFTER